告别2020这魔幻的一年,2021来了。台历早换了新的,卧室整理干净、地板擦了,睡眠充足。在这静静的夜晚,辞旧迎新。虽然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可总有节点与往不同,我们在衰老,父母在老去,四季循环往复,时间昼夜不停。

这一年很长时间的工作,神经也粗壮了起来,有时候需要烟草和酒精,有时候需要睡眠。也许这些情绪还会再来,只是我知道凡杀不死我的,必使我强大。

其实今年的8月份,我为了一个女孩子减肥了接近13斤,我戒了糖和高热量食物,我从没想过我竟然可以瘦13斤,只是遗憾的是我又胖回来不少。可惜 算是我2020年的最大遗憾!

Flag也不想再立了,变化是渐进,不会一蹴而就;潜意识中少年时形成的观念如武侠小说中的主角跌落悬崖收获秘籍一步登天的想法终于被认识到,目标、计划、执行、复盘、修改、重新出发这样的循环要一步步走,不是立完Flag,就以为事情已完成,像一只老鼠躺在高高玉米堆上。

有一个节点对我意义重大,2012。很多当时只道是平常的选择,如今八年过去了,那一年我16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头发蓬松,体态轻盈,我有很多欲望,想爱,想写,想横刀立马,想仗剑天涯。可是那时我不知道我拥有什么,那时候我拥有所有。我迷失在一条最窄的巷子里,拄着拐杖,一步三回头,迷失在雾霭森林。

我也许永远学不会止损,止损太痛苦了,那痛苦彷佛浮士德穿越整个阿鼻地狱。所以永远的选择就是躺在原地,虚拟出一个光芒万丈的空壳,即便满身刺满利刃,也用垂死的神经告诉自己不疼,然后接受,也真正地信了。改变自己和改变他人都同样艰难,只是如今我连这些改变的奢望都不再幻想,我知道,老去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红细胞,这是过去的2020年自己最大的变化。我知道明天太阳会正常升起,可大地绝不会光彩重生。

没有悲观,也没有乐观,真实的世界和自己应该就是这样,知道“可为”和“不可为”,也许就是不惑。

理解以自己为中心,做事情多是考虑我自己的想法!

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落发、近视以及偶尔的器官怠惰;

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外形、穿着以及由此引起的情绪低落;

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性格、谈吐以及被评价。

我只是把自己交给自己,是期望也是希望,就像“明天会更好”一样。

好好爱自己就有人会爱你,这乐观的说辞!

2020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她。

最后修改:2021 年 01 月 05 日 09 : 46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